🍩 WMC's Blog

God's in his Heaven - All's right with the world

讲讲我面试 Facebook 的经历

我的毕业季找工作经历是很曲折的。

前言

先吐吐苦水。

恰逢去年贸易战和经济下行,大公司纷纷缩减招聘名额——Google 刚刚约上电面,电面后 recruiter 电话告诉我名额已经满了,尽管表现 positive、但无法 move forward;Facebook 找了曾经一起工作的助教同学内推,内推之后直接被简历拒掉了;搞金融的 Citadel 面试体验极差,面试官竟然让我当场写一个 Web Crawler(似乎电话面试没有 NDA,说了应该没关系吧……)!投递了 Amazon,被一个很差劲的 recruiter 拖了六个月才给安排面试,还安排的是三轮 virtual onsite(大概是因 Frugality 原则而诞生的神奇产物),刚刚好碰上其中一轮态度非常糟糕的面试官,面试中一直拒绝讲清题目,因而很神奇地就挂了面试。

想到自己无颜再面对亚马逊北京的同事,当时的心情是非常差的。心灰意冷之时,我再次联系了我之前的同学重新内推了一遍 Facebook——这一次奇迹发生了,第二天就收到了 recruiter 的 hello 邮件!当时的我心态已经不太好了,带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约了电话面试。

第一轮电话面试

这次电面的自我感觉是不太好的。电话的信号似乎不太好,一直有一些回音。题目似乎很简单,但在确定题目的时候花掉了不少时间,写的代码也并非特别简洁,只写了一道题目就匆匆结束了电面——甚至在匆忙之中还不小心写错了一个 build-in function 的用法。

电面后,个人感觉表现得其实不够优秀,稍微有些不太甘心,不过转念心想哪怕有一个面试大公司的体验也是不错的,哪怕被拒也值了。因此,这一周都处于等待拒信的焦虑之中——但等来的不是拒信,却是一轮加面。

第二轮电话面试

给 recruiter 提供了几个时间,recruiter 竟然直接选择了最早的一天!此时大概只有两天的时间准备这一轮加面,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继续上了。

这一轮的面试感觉是不错的,以我的算法水平很快地就解决了一道热身题目和一道 follow-up 题目。但是——在分析 follow-up 题目的复杂度的时候竟然卡壳了!分析了很久复杂度,却一直都有一点问题……讽刺地是,当电话挂断的那一瞬间,我竟然立刻想通了我卡壳的地方!我简直想锤爆自己。

又度过了漫长的等待拒信的一周——但等来的又不是拒信,竟然是 recruiter 发来的约 onsite 的邮件!

Onsite 面试和 University Day

Recruiter 很热心的提供了几个 U-day 的时间——但很不凑巧,刚刚好我都有安排,因此回给 recruiter 邮件了其他时间。但她很快回复我,说 U-day 是非常重要的活动,建议我尽可能选择 U-day 面试——于是我一通操作改掉了自己原先的安排,挑了一个最早的时间去 onsite。Facebook 的旅行合作伙伴当天就发来了机票和酒店安排,不得不说 Facebook 真的是 Move Fast!

整个周末都在认真地准备面试。周一赶了个大早坐着地铁去 JFK,等飞到 SFO 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,打了个优步直接去往酒店,坐车的时候一句接一句地和司机小伙尬聊找软件开发的工作。旧金山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喜欢上的地方,此时的纽约还是在零度上下的冬天,而加州却已经是阳光明媚的春天了。车窗外,排成队的鸭子和鹈鹕、不停向后飞去的青葱树木、远方被绿色植被覆盖的山脉、依山而建的道路和房屋、地平线上快要落山的夕阳,构成了一幅让人流连忘返的画卷。到了酒店办了入住后,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就睡了。

第二天来到 Facebook 的楼门前签到,recruiter 带着我们一群 new grads 坐着公司的 shuttle 进了园区,来到了著名的“1 Hacker Way”。面试官分别领人进了面试小屋,就开始了面试。整个面试的过程体验可以说非常好,和三个面试官聊得非常开心。尤其是面试 behavior question 的那一轮,真的有种“见招拆招”、对答如流的那种感觉!最后一轮面试结束后,我和面试官在回集合地点的路上听面试官讲“ask me question”部分,最后还握手告别。老实说,在此之前面试其他公司很少有这样良好的体验,因此面试之后心情立刻轻松了很多——尽管不知道自己能否有好的结果,但感觉值了。

面试结束之后大约是正午,recruiter 带着我们去 Facebook 著名的食堂里打了一些饭——只是我路过的窗口刚好都是 vegan 窗口,因此没吃到传说中的那些好吃的🤣。吃饭的时候和其他来面试的同学一起尬聊,竟然还发现有两个同样来自 NYU 的。尬聊结束后,听了由员工讲的 Tech Talk,再由 recruiter 带我们游览了一下 Facebook 园区内的一些地标,最后还玩了一下 Oculus 上著名的 VR 游戏《节奏光剑》!

最后,结束时,recruiter 还发了礼品——头一次遇到面试还发礼品的!手里多了一个印着 Facebook 的 logo 的水壶。当晚,和我的内推人同学一起见了个面之后,便坐当天的飞机回了 JFK。

Offer

紧张地度过了一周。当周周五,recruiter 发来了邮件说晚一些会告诉我结果,并询问了一句面试体验如何?我很开心地告诉她“U-day experience was amazing!😀”她也给我回了个 emoji😊!不得不说,Facebook 家的 recruiter 真是太好了!

紧张地度过了一个周末,第二周周二,recruiter 打来电话,很开心地得到了 offer!整个人都要飘了起来,顺手发了个朋友圈,瞬间炸出了好多人,我的本科班主任还来点了个赞🤣。Offer 不求多,只要有一个就很开心了——也祝愿其他人都能有满意的 offer!

后记

经过这次面试体验之后,不得不说自己被 Facebook 圈粉了——整个面试流程非常顺畅,甚至比 Google 的流程体验都要好,可以说是至今为止体验最佳的一轮面试,感觉非常开心!

不得不说,从某种意义上,自己能够得到 offer,带有了一些运气的色彩:如果我在之前的课程中没有幸运地都拿了 A,也许就不会通过简历筛选;如果我没有在那个时间点恰好挂掉 Amazon 的面试——甚至如果我早早就拿到了 Amazon 的 offer,也就不会想到去找同学再内推一遍 Facebook——当然,不得不说,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,我在入学的时候并没有“听信”那些“一入学就要投简历刷题、全身心地找实习”的关于研究生生涯的说法,而是选择专心于课程学习,不断地提高自己,因而得到了数据库助教的职位、进而决定选修 Web Search Engine,走上了非常规的“打怪升级”的道路吧!

当然,唯一的小遗憾大概就是,从此之后大概很难再见到要去西雅图的同学们了。问了一圈身边的同学,竟然还没听说过 NYU 有其他人拿到 Facebook 的 offer,甚至连去旧金山的同学都相当少,倒又觉得很佛系了——命运中由不得选择的东西太多,多珍惜当下的时光吧。接下来的时光,希望能够多花一些时间做 research,弥补本科时期的遗憾;希望疫情赶快过去,能够去今年的 MIKU EXPO 看初音未来;当然,最希望的还是有机会多和以后难再见的朋友聚一聚。

从这个新的起点开始,继续加油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