助教の物语:我做助教的小故事

in 随笔 with 0 comment

〇、一切的开端

当我上完第一学期的数据库课程之后,心想终于闲下来了,可以暂时把我的《数据库系统概念》放在一边去了。不久,我便收到了Torsten的邮件,显然他给所有得了A的同学都发了一封:我在招一个Grader,欢迎把简历发给我。于是,犹豫了半天,我把简历发给了他,和他约了个10分钟的short talk,就糊里糊涂地当上了Grader。等自己真的开始干活了才发现,他嘴上说是招Grader,实际上我们干的就是TA的活儿!除了批作业,还要hold office hour,课后答疑、Piazza答疑、检查project,一个活儿都少不了,而且大家也都把我们叫做TA,于是乎才明白自己上了个小当。

一、与学术不端做顽强斗争

老实说,学生为了那几分,真的是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。

之前一学期有一个学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:为了要分在office hour和邮件中疯狂骚扰我们,哪怕自己错了也要硬说是题目的问题,一个office hour能磨半个小时出去——当然我们还是严格按照给分标准,该给的给,不该给的坚决不给。后来在批Project报告的时候,我也非常严格地按照扣分点一一对照给他打了分,想必他是满意的。毕竟作为TA,code of conduct还是必须要严格遵守的。

我批作业最喜欢的环节便是查抄袭。对于我们来说,我们通常不会专门去搞作业查重,但一旦有抄袭现象,也是很容易就能抓出来的。举一个自己批作业的例子:有一次我批到了一份作业,认真看了这个答案,看了半天也没看懂,犹豫再三,统统给了0分。当我批到下一份作业的时候,我笑出了声:这份作业和前面那份是一样的——姓名挨在一起也敢抄袭,真有你们的!当我批到后面的时候,由于前面那两份完全看不懂的答案实在太令人印象深刻,我又发现了好几个人的作业和他们雷同——错的答案也敢借给别人抄,你们也是够牛批的。最终,我竟然查出来将近十人之间的各种交叉抄袭,统统报告给了Professor。

不过,尽管有着我这样认真负责的助教,似乎学术不端在这所学校几乎没有什么惩戒,让我心里面感觉非常遗憾。老实说,我还真是非常羡慕那些有听证会制度的学校,你不承认抄袭?咱们听证会上见,这门课你等着得F吧。

到了后半学期,当我做参考答案的时候,鉴于已经有了前半学期的成绩作为参考,我便随便挑了两个好学生的答案参考了一下。这一看不要紧,怎么这两人的回答描述一模一样?随后我又翻了几个好学生的答案,竟然也有很大一部分雷同!随后我又找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女生的答案,竟然也有一大部分描述是相同的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怎么好学生也做这样的事情?到底是不是抄袭?我自己有些慌了……等等,好像不太对!我翻了一下Professor给的练习题,这个描述是练习题里面的描述!这些小屁孩儿也是真有头脑,觉得自己写的语言不够标准就完全按照标准答案的语言描述来写。我终于松了一口气……

二、系统设计与鲁棒性

俗话说,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在我们作为TA工作的时候,因为工具的使用也闹了不少笑话。

首先是Gradescope。在美国学校就读过的学生应该对它很熟悉,很多教授都选择使用它来阅卷,非常方便。不过,我是被它狠狠地坑过一次。期中考试之后,professor让我把试卷上传到Gradescope上面。在上传学生名单时,我直接从NYU Classes上下载了一份包含所有学生、助教和教师的名单上传了上去,然后……我就被强制登出了课程页面,提示我没有权限!仔细一想,原来Gradescope把我自己的权限也给覆写成了学生!我心情是崩溃的(被自己的行为蠢笑了,很想狂笑但又笑不出来),赶紧给Gradescope的客服发了封邮件。好在客服第二天就回复了我,把权限给改了回来。由此可见,系统设计的权限控制是多么重要啊!

还有一个神奇的事情。某一位同学的姓氏在NYU Classes系统里面是一个“点”符号。于是,他的课程作业被下载下来,就会被Mac和Linux的文件系统识别为隐藏文件,也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了。假如有人的名字叫做Minchen OR 1 = 1,不知道这个系统会不会出问题呢?

∞、结尾,但不是结束

说起来,这一学期我选择了上Web Search Engines,同样是Torsten教的一门课,也算是和他很有缘了。想起前一学期考完试,他还问我“You graduated from Tsinghua, eh? Computer Science?”,当然我只得解释我毕业于软件学院,我也不太懂为什么软件学院和计算机系教的内容相同,却要设立两个学院……他还对我们如果以后需要写推荐信可以找他,不过大概是用不到了吧。

当一学期结束,看到朋友圈里面秀project和抱怨课程workload巨大的动态,还有同学很礼貌地在邮件里祝自己假期快乐,不仅想起了那个著名的口号: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(大雾)。自己的付出也算是值得的,辛辛苦苦干活儿也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了实现自己“我为人人,人人为我”的理想。如今,能够make impact & changes,我离自己的理想又近了一些。

希望下学期还能有机会继续当助教,做改变世界、改变人的工作。

Responses